谭言微中

Unknown Pleasures.

@hana

既然可以置顶了……

就把索引移过来啦。


>>@hana


【长篇】

《小明星》(2015年完结)

《黄色大门》(2016年完结)

《风林火山》(龟速在填,后续子bo有更新)

《野生动物》(2018年完结)

《天演》(连载中)


【中篇】

《烂泥》(2015年完结)

《克罗地亚狂想曲》(2017年完结)

《爱在日落黄昏时》(2016年坑)

《北极光》(估计坑了orz)

《禁色》  番外(2015年大纲完结)

《殊途同归》(2017年完结)

《一年五季》(2017年完结)

《无忘花》(2018年完结)


【短篇】

菩提

望月

とらド...

584 39 /  

防暑降温

大凡落笔,落笔则呈世界,三千世界,飘着的都是孤魂野鬼,给它点些光,它会成个好鬼,给它箍个咒,它就成个恶鬼。

好鬼恶鬼不容于同世,好与坏也不过路上看官砸过来的东西,有时砸来的是朵花,有时砸来的是乱石草堆。

好鬼恶鬼选择不同的洞穴容身,愿意砸花的跟着它走,愿意丢草堆的不愿放它过桥,横竖拦在洞口不停地张望。

砸花的:它就是个好鬼呀,你看它浑身都在发光呢。

砸草堆的:那是你们在花上撒了点发光粉罢了,鬼是根本不会发光的。

砸花的恼羞成怒:我们说它发光就会发光,不信你问问神。

砸草堆的:神?召神需要呼神令,你们买了吗?再者,孤魂野鬼罢了,身为鬼就要学会不惊神不扰神,不过学得神的三分容貌,出了这...

搞了个巍澜小号。 

 或 搜id zippo416

快活够了会回来的。

26 41

(Y2)天演 31

我以为能侥幸逃过一劫,实在是太天真了。

看来接下来章章都要外链……


点我


十六万打卡,盆友们,ysdw才十八万呢😂

(Y2)天演 30

30.“不在掌控之内,不在预料之中。”


五将神正在外面顶着烈日拆台,遍地如焚,夏天的空气充满燥意,不太温柔。

二宫单手枕着躺在床上,另一只手捏着半块硬邦邦的龙晶石。

他从凌晨回来躺到现在,一直没睡,像是鲜见地找回了吸血鬼该有的本性。他将那石头举过眼前,细细打量着龙晶石特有的纹理线条。

手感摸上去有些凉,石头中间有一道硬掰为二的断层痕迹,紫色晶体泛着明亮的光。

二宫眯起眼,片刻间他将那颗石头用力包裹进掌心,光晕消失了。

其实昨晚二宫并没有搏命,他知道自己极限所在,也算好了相应的高度和时间,他不担心结果,或者本身就不太在意。

樱井那么一拦确实让他不知所措了几秒钟,明明他之前从未留...

(Y2)天演 29

29.“你是不是看上我……的剑很久了?”


其实就算樱井没有这个打算,第二天他也会收到大帅递交到学院综合班里的生日会邀请函,综合班一个不落,人人有份。

《天照时报》将独家追踪少将生日会全过程,半个天照的头脸人物都会扎堆露面,名流云集,星光熠熠,每分每秒都穿梭着报道点。凑热闹的大多喜欢郎才女郎,少将和公主确实符合众人口中的佳谈美事,这是表面文章。实际这种社交聚会能够穿针引线地带出如今天照内局的权力分布,大帅把风声透得越大,这场权力构架图越能雕琢得细致完满,这是弦外之音。飞头蛮一走,他散下的那盘沙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托盘盛接,新局面必须加入新血液,现在是一个抢先机的时刻。

大帅这些天都在外...

(Y2)天演 番外两则

送上演员NK豪华套餐。


---

番外一《夜行蝙蝠语音聊天记录》

时间点:8章


“……NINO,你好,我是樱井。我收到了之前你送来的夜行蝙蝠,说实话,被吓了一大跳,Toma给你的一定是一只新手蝙蝠,那家伙险些因为迷路没找到我(笑声)……哦对了对了,你想要的书我让Toma带给你了,内容上可能读起来有些艰涩,希望对你理解剧本有所帮助……不过我觉得你的剧本里应该不会出现那些桥段……(沉默几秒)……你好吗?但愿你一切都好。”

“我是二宫。谢谢,书收到了,看到有些地方你还附加了笔记,这样确实读起来没那么难懂。我才看到天照神祭那里,感觉和人类世界的御船祭有些相似,不过你知道我一...

天演 里设定 2

这两天实在太累了,让我休息一下。

今天只好再从小本本上筛选二十来条里设定送给大家。

里设定1点这里

---


21. 少将的母亲虽然是人类,但是在生少将前已经被大帅初拥变成了吸血鬼。因为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具有成为吸血鬼的体质,而少将的母亲确实心脏不太好。


22. 天照时常有吸血鬼为了修行去浸泡加了特殊药剂的冰池,据说那种冰池也是一些家长为了惩罚熊孩子用的,因为泡的时候如同被千百把小刀同时刺砍,非常痛苦。少将去泡过好几年,对外宣称强身健体,实则是为了去除某些欲念。


23. 狼人分北狼人和南狼人,天照部队的几次战役都是和北狼人打的。


24. ...

(Y2)天演 28

28.“交朋友要先淡后浓,先疏后密,先远后近。”


月亮花非常难养。

要想等它开花,樱井上缴的附加学费如同砸进一个无底洞。大王子对此却无半句怨言,每天换着指头献血浇花。被灌入土壤的汨汨鲜血呵护花种扎下深根,头顶月华照耀,四周浅草浮动,大王子哼着歌,手指用力挤血。

二宫躺在草地上假寐,左手搭在眉头上。

他们不需要说太多的话,气氛正好。

有时二宫一个梦醒,发现身上多了件樱井的斗篷外套,他慢慢坐起,远望,樱井的影子在一碧湖上方,那家伙正在边飞边踩水玩,哗啦哗啦,水声翻涌。樱井踩碎湖中的月光,泼洒一身光辉。

二宫除了第一天迟到过,之后夜夜踩点极准,他这飞行老师很是称职,风雨无阻,电闪雷鸣...

(Y2)天演  27


27.“闭上眼,低下头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
飞行是吸血鬼的象征之一。

大多吸血鬼并非天生会飞,在飞行技能上也分三六九等。恐高患者不少见,飞行极限高度更是各有不同。普通的陆面工作对飞行高度没有要求,只有立志加入天照部队的吸血鬼才必须达到飞行极限高度的A等级。

少将幼年时期就考过了A等级,海外那些没有航道管制的深蓝天空是他童年记忆里的一隅剪影。大帅知道这混小子栓不住,飞翔能带来一种凌驾于天的自由,大帅从未想过夺他自由。但自由的定义有千百种,选择加入天照部队的少将像是重新在身上绑了条风筝线,而线拉得再长,终究是有根的。...

(Y2)天演 26

被pb这么多次,我恍惚觉得自己是写了篇醇香肉文!


点我

(Y2)天演 25

25.“对手和朋友都不是绝对的。”


二宫今天本意并非来打架。

少将英名在外,早年在军营里其实也搞过擂台赛,但大多不见血,比如他称王称霸了好几年的手指相扑冠军。也不是说他不爱打架,只是海外的那些金毛吸血鬼打起架来相当麻烦,他们总会在开打之前你来我往地互寄几十封夜行蝙蝠,先在纸面上吵几天,等气到笔杆子解决不了问题之时,他们才算约架成功,这样动刀动枪比较真情实感。

少将没有真情实感地打过架,因为跟他约架的金毛吸血鬼在拔剑前已经在纸上吐过一遭血了,少将嘴上的怼人功夫不赖,却没想到他笔头更深,熟练掌握各种拐着弯骂人还不带重样的新型句式。

可能是看够了海外的那种迂回战术,天照这种在竞技场内真枪...

(Y2)また今日と同じ明日が来る 又续

1 

2

3

开个小差,谈个恋爱。

-----

樱井毕业那天二宫加班到清晨,根本来不及补眠,去樱井的宿舍冲个澡刮个胡子就得出门。

出门前想起一件重要事,又奔回卧室翻箱倒柜找东西。

边找边用脖子夹着手机问樱井相机放哪儿了,樱井那头闹哄哄的,声音像从外太空飘来。

“毕业典礼已经要开始了,你不用急着赶过来,吃早饭了吗?”

二宫一层二层三层地拉抽屉,估计动静被电话那头的樱井听见了,樱井笑着说:“不在这里,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,上次去看红叶的时候用过。”

二宫毕业后没怎么回过母校,他本想着樱井论文期也要像那人对待自己一般作壁上观看笑话,哪知二宫赶上项目加班,等他抽了口气去查看...

(Y2)天演 24

这次pb的速度快到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!!!!


点我


是了现在演员nk确实还只是一颗心脏【x

(Y2)天演 23

23. “学剑道和学会爱,哪个更难?”

战乱岁月天照常发生父母利用吸血鬼的自愈能力虐待孩童的案件,更甚者他们会把孩子卖给训练所,以此换得赌场的筹码或者烟酒的开销。而训练所的吸血鬼少年都会被注入止龄剂,他们能成为市场最廉价的劳动力。

大帅年轻的时候曾致力推行青少年吸血鬼保护法,五将神都是出自训练所,大帅在推法时期将他们从训练所选拔回来,像培苗子似的拉扯他们长大。虽然事后被少将吐槽说家里开成了收容所,但少将的成长之途,他们五位的相伴时间无疑最长,至少现在他们已经混到了每年年初能收到少将压岁钱的vip待遇了。

因此五将神对少将捡回来的这位小伤员,分外感同身受。

吸血鬼饿久了自愈能力会下...

(Y2)天演 22

22.“妹夫考察日记,开始。”


天照学院上一次这么热闹,还是大帅在某一届入学典礼演讲上把校歌错唱成了《桃太郎之歌》的时候。

时过境迁,基因遗传果真是门学问,虎父无犬子,等大帅版的《桃太郎之歌》已经成为独有的下课铃声时,少将和大王子同时插班入学,《天照时报》向来无人关注的校园版面也可以起死回生了。少将本人当然不清楚所谓外界对他轰轰烈烈的评价,因为他们所在教室受到无门的破坏,这段时间都得转移阵地,去离本校相距甚远的破旧小神社上课。

天照学院的教学和人类世界不同,绝大多数的吸血鬼会根据以后想要参与的工作领域进行选修,文职的进入文课组,理工类的进入科研组,不想动脑只想使拳头的进入特工组,还有...

(Y2)天演 21

21.“团结就是力量。”


黎明时分,一叠叠报纸被送报的吸血小鬼挨个丢入庭院。

天光渐亮,帅府恢复勃勃生机,刺柏和矮紫杉丛间有一汪明镜水塘。松岛在拉筋晨练的时候得负责精准地catch住报纸,报纸不能浸湿,这是大帅每天的日课。

这日松岛抓着热乎乎的报纸,双脚以体操选手的姿势离地,踩着水塘迅速飞进主厅,正在往土司片上涂血酱的菊池猛一回头,两人撞了个满怀,血酱啪叽一下溅到了旁边中岛的脸上。而松岛手中的报纸如同飞刀似的飞向厅堂一角,眼看要将花瓶撞倒时,一只手擒住了它。

二宫单手插兜,天照学院的制服笔挺地穿在他身上,只是衬衫上的前两个扣子胡乱松开了。松岛和菊池惊魂未定,二宫目不斜视地越过他们,...

(Y2)天演 20

卷二・旧辞


20.“第一眼总以为是狭路相逢。”


霞光褪去,天照神灯围绕蝙蝠大道镶嵌出一道绚丽的珍珠盘。

夜幕来临,黑影始动。

东西两方海面各自踏海驶来两艘天神船,短笛像阵清冽的风,伴随太鼓响彻天空。戴着白色面罩的吸血姬排成整齐舞队,在海面之上婀娜翩飞。

中心航道提前开启,所有表演队分成祭祀组和演唱组,一个垂直跃起的烟花刚刚腾于半空,展臂炸开之时,天地间霎时神乐齐鸣,黛青色的夜幕半空排列出璀璨夺目的“アマテラス(天照)”。

天照神祭五十年一次,一为敬神祗,二为求调顺,除了基因库的科研家之外,没有昼夜轮转之分的工作岗位都会放一个短暂的团圆假。只是近年联合会限制烟花炮竹燃放量,如...

(Y2)潜龙在渊 fin

一如既往提前搞定了617生贺。

3w字,双将棋。

bug肯定有,大家多包涵。

提前预祝魔女票房顺利。


----


冷气嗡嗡响着,室内鸦默雀静。

五段C1组排位挑战赛敲响赛铃,夏日阳光一缕缕翻滚在窗户沿。室内端坐着几组选手,双方鞠躬,确定先后手,行棋开始。

中央位置两个身着制服的高中生吸睛夺目,屏幕上显示着他们的身份信息:17岁,五段职业选手。

这个世界向来不缺新鲜血液,但高中生能打进职业赛的,国内屈指可数,眼下C1组打的更是备受关注的名人排位战。

取材记者哗哗哗记录着,咂起舌。

这两位年轻的职业选手来自同一高中。

左边那个,御村托也,光是“御村”这个...

(Y2)天演 19

lft,一个真善美之地,一个拥有大地之母胸怀之地。

别再pb我了!

速度点我

多的话都不敢说了QAQ


--------

大家太zqsg有点吓到我!


只好抚慰下人心:

1.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是替身文,标签是重生,虽然加了个伪orz

2.不回到过去线是解释不清楚现在线的,包括摄政王的想法,少将的想法,以及演员NK的诞生过程

3.演员NK在人类社会无法出现并不意味着他从世界上彻底消失,究竟19章留下来的是谁,第三卷会解释

4.大,大家随意揍我就好,少将是无辜的233


再补充一下:

换个角度想一想,摄政王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复活少将,他绝不会做一个单一的人偶,因为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谭言微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